加快打造原始創新策源地,加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努力搶占科技制高點,為把我國建設成為世界科技強國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習近平總書記在致中國科學院建院70周年賀信中作出的“兩加快一努力”重要指示要求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喜馬拉雅小黑哥”:在世界之巔守護雪域精靈

2023-10-19 中國科學報 王兆昱 田瑞穎
【字體:

語音播報

2020年,王強在珠峰保護區海拔5400米處采集植物標本。受訪者供圖

一陣轟隆隆的巨響,剛壓制完植物標本準備休息的王強趕緊跑出帳篷查看,直徑1米多的落石與帳篷擦肩而過,滾下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縣大山深處的斷崖。

這是王強十幾年來在植物科考中驚心動魄卻又不足為奇的一幕。

從進入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以下簡稱植物所)攻讀博士學位起,王強就選擇了最艱苦、最基礎,也最重要的“植物分類學”。如今已是研究員的他,足跡遍布險峻的西南雪域高原,曾經的白皙少年成了大家口中的“喜馬拉雅小黑哥”。

2023年,王強被評為中國科學院優秀共產黨員。10余年來,他專注泛喜馬拉雅地區的植物考察,組建了“鐘補求泛喜馬拉雅青年突擊隊”??瓶缄牴膊杉滟F植物標本10萬余份,出版的《泛喜馬拉雅植物志》得到國內外學術界的高度稱贊。

“踏踏實實干好國家和人民托付的科研事業,時刻牢記國家和人民的重托,隨時服務國家和人民的需求,勤奮刻苦地為國家和人民做事,就是合格的共產黨員?!蓖鯊娫诮邮堋吨袊茖W報》采訪時說。

雪域精靈的守護者

植物分類學是植物學研究的基石,但很多珍稀植物往往生長在環境惡劣的懸崖峭壁。王強進入植物所前就十分清楚從事該研究所要面對的艱辛和危險。

2006年,王強還是四川大學植物學專業研究生。在隨導師去新疆考察貝母屬植物的途中,他險些墜入懸崖。

白天徒步負重采集植物,晚上熬夜壓制標本,連續幾天后疲憊的王強在進山的車上打起了盹兒。同伴中途下車找水喝,看他睡得香不忍叫醒。10多分鐘后,停在山坡路旁的汽車突然剎車失靈,王強在急速下滑中被搖醒,不會開車的他狂按喇叭,同伴這才發現并迅速追上剎住了汽車。再晚一分鐘,汽車便會滑入萬丈深淵。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威脅?!蓖鯊娀貞洉r露出看似輕松的笑容,但絕命懸崖就映在他的目光里。

“我就是個‘刺兒頭’,什么都不怕?!蓖鯊姷墓亲永?,流淌著四川人典型的“鐵血”?!啊F血’就是明知道有危險,但還是會上!”對于從小就喜歡四川名山大川的他來說,守護雪域的植物精靈,似乎是他天然的使命。

2008年,王強前往植物所攻讀博士學位,師從我國著名植物分類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洪德元。

讀博的3年里,王強以唇形科冠唇花屬植物為研究對象,走遍了我國西南橫斷山區和喜馬拉雅地區,采集了大量珍貴標本,完成了冠唇花屬首次世界性的分類學修訂。

博士畢業后,王強加入由我國主導的植物分類學重大國際合作研究計劃——《泛喜馬拉雅植物志》的編研工作中。其規模之宏大、參與國家和地區的專家之多,創植物分類學領域國際紀錄,是目前正在開展的體量最大的國際合作編研植物志書。

泛喜馬拉雅地區的植物考察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為該地區是地球上最獨特的地理單元,擁有全球50%以上的7000米級雪山和最壯觀的高山植物區系,生長著近2萬種植物。更重要的是,該地區擁有維管植物2萬余種,約占中國植物種類的2/3。

世界之巔上的黨員脊梁

在世界屋脊上守護植物精靈,王強從未低過頭、從未畏過難,沖鋒在前的他永遠挺著黨員的脊梁。

爬雪山、過草地,車在冰路上打滑,樹林中的螞蟥追擊、毒蛇攔路、蜜蜂叮咬,無人區的危機四伏……由于泛喜馬拉雅地區面積廣闊,地形多變,生物種類豐富,王強遇到的危險類型也十分“豐富”。

王強告訴《中國科學報》,在原始森林搭帳篷過夜,他們最怕的不是棕熊、狼這些猛獸,反而是野牛群?!耙芭H簷M沖直撞,不管不顧。它們力氣很大,會直接把帳篷和里面的人踩翻?!?/p>

在喜馬拉雅和橫斷山區開展植物科考,除了要克服惡劣的自然環境外,還要適應巨大的工作強度,每每結束一天的工作時,已是繁星滿天。但身為一名共產黨員,王強從不叫苦喊累。他一直記得,自己的老師洪德元在80歲時還登上了喜馬拉雅5000多米的雪山。

“洪先生是位老黨員。他經常教育我,共產黨員就是要為國家做事、為百姓做事?!蓖鯊娬f,老師在極為艱苦的年代和環境中都是沖鋒在前。將這種精神傳承下去,自己責無旁貸。

直到現在,86歲的洪德元仍每天到單位工作,筆耕不輟地為《泛喜馬拉雅植物志》貢獻力量。在王強看來,完成這部志書,踏踏實實做好科研工作,就是對合格黨員最好的詮釋,不辜負恩師的培養。

為了團結激發科考隊的戰斗力,王強組建了以我國近代植物學研究先驅之一鐘補求先生名字命名的突擊隊——“鐘補求泛喜馬拉雅青年突擊隊”?!坝美舷壬拿置?,是希望形成一支真正能戰斗的隊伍,激勵大家迎難而上,任何時候都要對得起突擊隊的名字?!蓖鯊娬f。

10萬余份珍貴的植物標本、20余萬條珍稀植物影像數據……這支科考隊為我國掌握全球生物多樣性熱點區域的植物資源作出了重要貢獻。

目前,《泛喜馬拉雅植物志》已完成第10冊的編研,距離完成全書50卷、80冊的計劃任重道遠?!敖酉聛硪涌焖俣攘?,我希望能吸引更多作者加入團隊,一起啃下這塊‘硬骨頭’?!蓖鯊妶远ǖ卣f。

科普事業的排頭兵

一個物種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命運,一個基因可以影響一個民族的未來。而植物分類學作為整個植物學的基石,卻一度陷入“后繼少人”的尷尬境地。

讓大眾了解植物分類學,尤其是激發更多學子對植物分類學的興趣,是王強心心念念的“大事”。

2018年,王強入選中國科學院青年創新促進會,并當選北京分會副會長。他積極組織會員開展形式多樣的科普活動,在北京、香港、成都、嘉興、吉安、宜春等多地為學生們作植物科普報告。

令他記憶最深的,還是2021年作為中國科學院“科學與中國”院士專家巡講團一員,赴香港參與的一次青少年科普活動。

在接到活動邀請時,王強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并暫停了其他工作。他知道,這不僅是一場科普活動,更是一節厚植愛國情懷的課。

王強的科普主題是“雪域精靈”。在介紹完喜馬拉雅地區的植物后,他認真地告訴學生們,這個地區的植物志書正由中國科學家帶領國際科研隊伍在做。全場掌聲雷動。3天的活動讓王強嗓子都啞了,但他覺得這一切值!

出色的科普工作,逐漸讓王強“出圈”,還有了不少“粉絲”。很多人問他:為什么不做科普“網紅”?為什么不借此轉型?

“如果人人都去做輕松的工作,植物考察誰來做?這么多研究誰來做?《泛喜馬拉雅植物志》還有那么多的工作,誰來完成?”王強反問道。

在他看來,因為科普被大家認識純屬偶然,植物分類學的研究工作才是自己的生命,是自己“一生的必然”。

因為純粹和熱愛,在王強的科普下越來越多的學生愛上了植物研究。就在采訪即將結束時,又一個從外地趕來的學生敲響了辦公室的門,想要進入植物分類學的世界。

愛笑的王強,眼神里泛著別樣的光,雪白的牙齒在黝黑的皮膚下格外醒目。他知道,星星之火,必將燎原。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2023-10-19?第1版?要聞)

打印 責任編輯:梁春雨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總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總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總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欧美操鸡巴